我们的口号是:知识改变命运,知识改变人生,知识就是力量,改变命运从现在开始!知识就是力量首页万年历加入收藏
首页 > 经营管理知识 > 管理能够学会吗

管理能够学会吗

推荐星级:5星推荐5星推荐5星推荐5星推荐5星推荐 来源:管理学家 浏览数:4642次 更新:2020-10-31 发布:2006-09-05
当今世界最热门的教育产品无疑是MBA,中国尤其热得发烫。各种MBA、EMBA课程风起云涌,你追我赶,好不热闹。课程设计当然以欧美为模范,学费也大有超英赶美之势。除了MBA之外,MPA也开始热闹起来。前者是商业管理,后者是政府管理。热闹非凡背后的逻辑其实很简单:管理教育可以培养优秀的管理者,至少是合格的管理者。中国正在崛起成为世界经济大国。伟大的国家必定要有伟大的企业,伟大的企业必定要有伟大的管理者。期望管理教育能够造就一大批优秀的管理者,纵横世界,叱咤风云。这样的期望,真诚可贵,无可厚非。

然而,管理能够学会吗?这个问题是如此平凡甚至愚蠢,或许从来没有人问过。如果答案是肯定的,无话可说;如果答案是否定的,那将摧毁几乎所有管理教育的基础,迫使我们重新思考管理教育的课程设计乃至发展方向。唯西方马首是瞻,以原版教材为荣,拜外国教授为师,是今天中国教育的时髦潮流,不独管理教育为然。如果MBA、EMBA并不能造就伟大的管理者甚至合格的管理者,我们兴师动众、大张旗鼓,又有什么真正的价值呢?

管理教育与一国经济增长和发展没有直接关系,是有目共睹的事实。美国是MBA、EMBA教育的始作俑者,经济势力雄踞世界第一,许多人自然而然地将管理教育与美国的经济崛起相联系,是他们热衷推广美式管理教育的基本原因。我在美国念书之时,为这个问题着迷,曾经请教哥伦比亚商学院好几位知名教授,他们的答案模棱两可。后来一个简单的事实提醒我:MBA、EMBA教育与美国的崛起其实毫无关系。MBA、EMBA教育起自20世纪初,那时的美国已经是世界第一经济大国,国民生产总值超过后三位之总和(英、德、法)。20世纪下半叶,德国和日本创造举世吃惊的经济奇迹,奠定了今天仍在的世界格局。但德国、日本的管理教育与美国迥然不同,那所谓MBA、EMBA教育从不见经传。翻看每年的什么MBA、EMBA世界排名,德国、日本的影子都找不到。此其一。

其二,及时是MBA、EMBA教育最为发达的美国,也从来没有哪一个伟大的管理者是商学院培养出来的。我曾经仔细拜读过美国商业史,发现所有伟大的管理者都与商学院无缘,甚至与正规教育无缘。世所公认,奠定美国伟大基业的众多伟人中,有三个人居功至伟。他们是洛克菲勒、摩根和卡内基。洛克菲勒只读过四年书,摩根读书的时间只有六年,卡内基是否正儿八经上过学,还有疑问。然而,洛克菲勒却是美国历史上乃至人类历史上最成功、最伟大的企业管理大师,他的众多管理创新是美国今日管理制度的基础,他的石油帝国今天依然是世界霸主,罗素曾说创造现代世界的真正超级伟人只有两个:洛克菲勒和俾斯麦。洛克菲勒自己说:“我赚钱的才能是上帝赋予的,与他人无关!”摩根是现代金融发展史上最重要的人物。“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,摩根重组了新大陆。”世界金融中心从伦敦转向纽约,固然决定于美国整体经济势力,摩根的高超财技却是直接推动力。卡内基呢?他是美国钢铁工业的缔造者。类似的人物数之不尽,他们的故事是商学院津津乐道的题材,自己却从来不知道管理教育为何物。老福特晚年含饴弄孙,某天一位孙儿辈的后生在老福特面前高谈阔论现代管理和现代文化。老头实在听得烦了,忍不住说一句:“小子,知道什么是现代吗?那是爷爷我创造的!”

是的,就是MBA、EMBA教育搞了近百年的美国,今天大名鼎鼎的伟大管理者也没有一个出自商学院。比尔·盖茨尽人皆知,不用说了,被誉为20世纪美国最伟大CEO的韦尔奇,是化学工程出身,花旗新帝国的缔造者维尔没有上过什么有名的大学,从大公司CEO转任美国商务部长的古铁雷斯,是古巴难民,据说小学也没有毕业。什么哈佛商学院、沃顿商学院的优秀学子,出人头地的比比皆是,但称得上伟大管理者的,寥寥无几。

再看看我们自己的祖国吧。20多年的改革开放,中国人从艰难困苦中杀出一条血路来,举世瞩目,可歌可泣,期间涌现出多少锐意创新的伟大管理者,没有谁说得清楚。但有一点儿不可否认,与美国一样,那些锐意进取的创业者和管理者,没有谁是从商学院学到什么锦囊妙计而一飞冲天的。我们耳熟能详的张锐敏、柳传志、任正非、李东生等等,他们的故事是今天商学院的必读教材,他们自己却从来没有接受过什么管理教育。日本伟大企业的缔造者如丰田昭夫、本田宗一郎、松下幸之助、盛田昭夫,德国伟大企业的缔造者如西门子等等,是不知道MBA、EMBA为何物的。据说松下幸之助以《论语》为教材训导员工,颇有当年赵普“半部论语治天下”的气派。无论如何,我们阅遍世界历史,也找不到伟大管理者与管理教育的半点儿联系。

说得再远一点儿。管理从来不局限于商业管理。政治、军事或国家的伟大管理者,是如何造就出来的,就更是一个让人思之无法入睡的有趣问题。中国历来有所谓帝王学之谓,那大体上是所谓帝王的管理教育了。天天接受帝王学教育的众多皇帝,又有几个成了气候(康熙大帝可能是唯一的例外)。倒是那些起自沟壑、从不知帝王学为何物的创业之主,却开辟了惊天动地的伟大事业,成为后世永不枯竭的智慧源泉和想象空间。高祖刘邦不过是沛县小吏,何以能开创汉朝数百年江山?朱元璋叫化出身,上学是他从不敢想象的奢侈,却搞出一套登峰造极的封建国家管理制度。努尔哈赤大字不识几个,其首创的八旗制度不仅是中国文明史上的重大制度创新,而且是世界文明史上难得一见的管理创新,何其状也!毛泽东开天辟地,没有人不是五体投地,尽管他精通中国文化,但他那出神入化的战略布局和领导艺术,应该不是哪个教授和书本可以教他学会的。

就这样,我们一脚踏入一个迷人而困惑的难题:管理需要学吗?管理能够学会吗?今天课堂上所讲授的管理学,起自19世纪末期的科学管理。搞了百多年,人们终于明白:管理这门学问自有人类以来,就一直存在。所谓商业管理不过是增加了一些新的技术工具罢了。剔除这些时髦的技术工具,一百多年的管理学发展带给我们什么新东西了吗?答案是绝无仅有。

是的,最高境界的管理是一门高超的艺术、是长期的实践、是一种人格魅力、是一种文化底蕴。不同的领域,需要不同的技术。一百多年商业管理所发展起来的技术,何其多也,但那永远只是技术。任何技术都无法教人成为一个伟大的战略家和管理大师。相反,对于那些指挥若定、举重若轻的管理大师而言,技术往往是无足轻重的工具。

我的结论也就顺理成章:我不是反对MBA、EMBA教育,我反对的是本末倒置的MBA和EMBA教育。今日MBA、EMBA教育所灌输给学生的,充其量不过是一些技术术语和新鲜名词。那眼花缭乱的原版教科书,那令人头昏脑涨的案例分析,那浩如烟海的术语名词,迷惑了我们的头脑,模糊了我们的视线,让我们在无数时髦而复杂工具的导引下,最终成为工具的奴隶。管理教育,与任何教育一样,最重要的是培养人格、训练意志、开拓眼界、丰富精神。中国的管理教育,不能在纯粹工具的旗帜下亦步亦趋。即使在始作俑者美国,高明之士早就指出美式管理教育之严重不足。
管理能够学会吗 有关的文章
管理能够学会吗的评论

昵 称:

信 箱:

评 论:

验证码: 请输入此验证码看不清?